公告
2017年8月9日-2017年8月16日停电预告 2017年8月8日-2017年8月15日停电预告 2017年8月4日-2017年8月11日停电预告 2017年8月2日-2017年8月11日停电预告 2017年8月1日-2017年8月9日停电预告
新奥天气:

您当前的位置 :首页 >> 热点聚焦 >> 正文
行过千山万水 归来仍是少年
来源:武进日报社 作者:记者 诸丽琴 日期:2017-08-10 16:39:26  报料热线:86598222

  

QQ截图20170810164551.jpg

  

QQ截图20170810164448.jpg

  87岁的张祥林,保留着一张66年前的老照片。照片上方的落款写着:湖塘镇俱乐部人民剧团为响应捐献“鲁迅号”飞机义演《信陵公子》剧照,时间是1951年6月。

  时间剥蚀了老照片的色彩,但掩不去身着戏服的画中人:平原君夫人秦珍、韩王吕志文、候嬴张祥林、韩国太后夏秀英、如姬夫人陈曼燕、信陵君王坤林……一颦一笑,青春正好。

  “当年,最小的秦珍才15岁,我最大,20岁。”89岁的吕志文戴着老花镜,指着照片中的人一一辨认。回忆不断闪合,白发耄耋与青葱年少的脸孔不时交错。时光里,有着最动人的表情。

  1951年,“中国人民抗美援朝总会”向全国发出通告,号召全国人民捐献飞机大炮,支援抗美援朝。江南小镇湖塘,20岁的吕志文,在一片锣鼓声中,送走了奔赴前线抗美援朝的弟弟。

  上世纪50年代的中国,百废俱兴。刚刚从战争中缓过一口气的人们,开始展露对生活的憧憬与对未来的期待。湖塘镇俱乐部人民剧团发起了义演支援前线的号召,寻找积极分子排演节目,吕志文当即报名。在剧团,他遇到了一群和他一样毫无表演经验但热血的年轻人,有张祥林、王坤林、秦珍、夏秀英、陈曼燕等。

  1950年,京沪线上知名锡剧小生吴雅童在常州连续上演了68场《信陵公子》,引起史无前例的轰动。《信陵公子》的故事,原出自《史记·信陵君列传》。因为表现了邻国之间“唇齿相依,存亡攸关”的主题,剧团决定演出该剧。“当时大家空有热情但是没有经验,就派了几个骨干,到市区向吴先生求教,回来再教给大家。”吕志文说,当时大家白天忙着干活,晚上才有时间排练。

  剧团的年轻人大都住在街面附近,排练前吼一嗓子,就纷纷出门了。陈曼燕总是要迟到的,家里并不赞成她去演出。“哪有好人家的姑娘去抛头露面唱戏的!”母亲的疾言厉色,也不能阻挡年轻人雀跃的心,“一听到乐声响动,心里就挠痒痒一样。”每天,等到母亲屋里熄灯了,陈曼燕才悄悄出门到隔壁和“同志们”会合,“感觉像在做地下工作,有点兴奋。”

  张家开了间南货店,张祥林是一群人中家境最殷实的。这位“张家少爷”常常偷偷从父亲那里“揩油”,为大家添置一些东西。“在那个结婚照都不舍得拍一张的年代,我请人来拍了这些老剧照,非常不容易。”隔着妥帖的塑封,张祥林小心地摩挲着照片。

  排练持续了一个月,同时对外卖“红票”。所谓“红票”,一般都赠送给富豪乡绅、社会贤达,请他们慷慨解囊。第一场演出,本就不大的剧场容纳了近千人,更显局促。夏秀英已经不记得自己是如何走上台的,只记得“密密麻麻全是人头”。忐忑的她,整场演出都盯着剧场对面的大摆钟,“眼角余光瞥到下面有人交头接耳、窃窃私语,就担心是不是自己做错了。”

  究竟有多少人参加了当年的“捐飞机”运动,今天已无法统计。只知道这场演出持续了个把月,观众一波接一波,但还是遗憾,没有凑够买飞机的钱。

  义演结束后,生活回归平静,“革命的友谊”也在细水长流中偷偷“升华”。心头鼓噪的每一次跳动,都仿佛炸开一朵香甜馥郁的小花。

  当时,不少进步青年都上夜校学习。张祥林是班级的带头人,负责召集同学们活动。每次有活动,第一个通知的就是陈曼燕。时间长了,每次张祥林在家门口一出现,陈家的大人就对着阁楼喊:“大曼,快出来!”回忆起这些,83岁的陈曼燕脸上带着娇羞,瞪了一眼张祥林,佯装生气:“你说,你是不是很讨厌!”张祥林耳背很厉害,并没有听到老伴说什么,只是一脸宠溺地笑。

  “祥林在追求曼燕”,是大家心知肚明却又不能说的“秘密”。 1952年,张祥林开始给陈曼燕写情书,说是情书,不过是几行心情感悟或是读书心得。“哪里敢留着呀,收到看一下就扔进了灶膛。”陈曼燕说,那个时代的少男少女,生怕别人误会自己,连牵手都要偷偷摸摸,一根小竹竿牵着两头,连接着他们青涩朦胧的好感。

  直到有一天,张祥林照常找陈曼燕参加活动,走的却不是往常的路。姑娘急了:“到哪里去?”许是第一次说谎,小伙愣愣地:“今天不开会,想带你到城里看电影。”在陈家后门的田埂上,张家小伙向陈家姑娘表白:“今天要开始和你谈恋爱。”“谈谈可以,但不要谈恋爱。”1955年,二人喜结连理。

  夏秀英和王坤林的携手,则少了浪漫,多了现实的味道。两家人家境都不好,只希望找个知根知底的人,一起承担未来的风风雨雨。“我们是1953年结婚的,那时候大家都没钱,什么凑份子送人情都没有,原来剧团要好的同志,打着腰鼓、吹着喇叭一起给我们送亲。”

  夏秀英说,在物质极度匮乏的上世纪50年代,很少有人讲究得起嫁资聘礼,甚至没有一顿像样的饭,只是几个亲朋好友来坐一坐、聊聊天。“结婚穿的都是旧衣服,床上半新的被褥就是家里唯一添置的新东西。”那床被褥,在后来的几十年里见证了这个家庭的相濡以沫、悲欢离合。直到多年前老伴去世,夏秀英才将被褥妥善地封存起来。

  原来,爱情从未在任何一个时代缺席,我们看不见,只是因为对它的定义太过简单。半个世纪的岁月蹉跎,如今的他们两鬓斑白、红颜不再,却将“一起慢慢变老”的最美情话,层叠在细碎的时光里。祈盼岁月静好,陪伴彼此的日子多一些,再多一些。

  1952年,剧团解散。此后几年间,有人奔赴海防保家卫国,有人执起教鞭走上三尺讲台,有人穿起白袍握起手术刀,有人走进工厂挡车纺纱……夏秀英是所有人中最后离开的,究竟说了几遍“再见”无法说清,直到再也无法拖延。

  3个月前,湖塘南街社区友谊新村63号退休医生秦珍家里,当年参加《信陵公子》义演的人重新聚到了一起。这是他们60多年来的第二次聚会,上一次大规模的聚会,还是夏秀英和王坤林结婚的时候。当年20多人的队伍,如今只有6个人。

  那年各奔东西,重逢已是耄耋。时光流淌模糊了岁月,回忆起义演的日子,这群白发苍苍的老人还会像孩子似的争论不休,只为了弄清当时谁演了哪个角色,说了哪句台词,在台上出现了哪些小小的失误。争论着争论着,常常笑出声来,仿佛青春不曾远去。

  “我们当年演出的戏院,就在现在的吾悦广场身下”,“我们排练的地方在大王场弄,有两间大户人家留下的平房,现在找不到了”…… 他们相互搀扶着,走在湖塘老街上,曾经承载了时代印记和青春记忆的一切,都已经消失在城市化的进程中,却也留在了他们年少时的梦里。

  行过千山万水,回首来时路,风暖花亦柔。那年参加义演的热血青年们,容颜不再却依然保留着年轻时的热情:张祥林、陈曼燕夫妇多年来出资10多万元,坚持资助贫困学生;秦珍、夏秀英等退休后发挥余热,担任社区居民小组长和志愿者,服务周围的居民;吕志文多年来无微不至照料生活不能自理的老伴,感动着身边人……

  每一个或苍老或年轻的面孔背后,都隐藏着一段历史,将那些相似或相同的历史连缀起来,就形成了一个时代的人们共同的记忆。他们的共同记忆,定格在66年前,《信陵公子》义演的舞台上……

行过千山万水 归来仍是少年

责编: fenglina

关于我们 | 网站地图 | 联系我们 | 广告服务 | 在线投稿 | 商业服务 | 申请友情链接
苏ICP备07507975号 大奖娱乐88pt88信息服务单位备案(苏新网备):2007036号 版权所有 武进区委宣传部 武进日报社

苏公网安备32041202001025号